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抚母之芯(更新至第二章)
说明:本作品系长篇连载,目前已更新至第九章,每章五到八千余字,后续篇章陆续整理上传中,敬请关注。

第一章 儿时回忆



          我是出身在农村里的人,家乡算是被围绕在一片丘陵里,进来出去只有一条路,说实话离那些城镇都是不远的,但是我们老家,怎么说呢,直接明了就是一个很安静的村子,字面上的意思,白天走在村子里都听不到什么噪杂声,四周一片片都是竹子,村子里很多人靠的都是编竹席为生,我妈她就很会编竹席,不知道看这篇文章的人有木有人见过竹席怎么编的,人编的就是蹲在地上,把由机器割好的很薄很长的竹子片儿一根根编织起来,我小时候很喜欢坐在旁边看我老妈编竹席,我姐她也会,这个嘛,女人的活,男人就是上山砍竹子,劈竹子啥的。

          说到这里跟大家介绍一下,我有一个亲姐姐,父母现在是离婚多年了,在我还小的时候就离了,当时我是判给我爸的,但是我爸这个人呢,简单的说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吧。当初在我爸年轻的时候,是村里少有的敢出去闯荡的,记得他们说那时候他从外面带进来一只大哥大,村里人谁都没见识过,过年我们家放的烟花也是从外面带来的,一放整个村子都亮的可以,我妈那时候也是因为我爸比较能干,所以看上了我爸,听我外婆说,当初外公外婆是不同意母亲嫁给我爸的,但是我妈一意孤行,他们也拦不住,因为这个事当初在村子好像还闹出过笑话,具体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呢,人啊,是会变的,我爸就是这样,那时他赚钱了,就摊上了一个很多人碰过就戒不了的东西:赌博。赌博输的比赚的可快多了,赌完咋办呢,借咯,到现在我爸在外面还欠着很多钱,还都还不了,而且当初他还犯了事,坐牢了,我那时候也是刚刚懂事,我姐比我大那么几岁,也是还小,那时候我妈妈带着我和姐两个人吃了不少的苦,还好那些钱都是他个人名义借的,不用我妈还,不然我妈也是要被他害死,但是虽然坐牢了,我妈那时候倒还没有离开他。婚姻么,爱情坟墓。说句实话,我妈一点都不是那种柔弱的女子,刚嫁过去的时候我妈受了很多爷爷奶奶的气,但是前面都忍了,到了后来,也就是我爸出来了,还是本性不改,我妈在离婚前一段时间也就不在乎了,记得有一次,老妈还嘴把他们两个骂的是一愣一愣的,真的,我妈的嘴骂起来也是一套一套,只不过她并非无理取闹的人,那时候也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就离了婚,而且那时候我爸在外面还有了女人,我妈知道后,离婚也就是自然了。

          我记得很清楚,那时他在出狱前在监狱里写了一封信给我们,因为那时候村里的信都是自己去拿的,一般都放在村里的小商店里,我刚好是第一个看到这封信的,那时候他在上面写自己是多么后悔,不负责任什么的,那时候我小,觉得他似乎是知错的样子,说实话估计我爸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看过这封信,因为这封信本来是写给我妈的,我只是刚好看到了,也是这封信以及后面他的那些种种行为让我对他彻底失望,我到了初中的时候,我就对我爸没什么感情了,那时候基本上也是好几个月才看到他一次,重要的来了,也就是说,我妈在30出头没多少的时候就一个人了,离婚的时候我刚读好小学的样子,几年级我都忘了,本来我妈结婚也早,这么长一段时间里,妈一个男的也没找,也不知道是不是对男人绝望了。

          当然,两个人在一起也总是有甜蜜的时刻的,并且在那时候,我爸不用说,能力强,相貌虽然算不上很英俊,但是对女性也是很有吸引力的,不然我妈也不可能会看上他,要知道那时候我妈在村里算是很标致的女人了,跟她同辈的那些阿姨哪怕到现在,我看也是跟我妈有很大差距,不得不说我妈皮肤很好,我姐也是,嘿嘿,我也是,很多女的都跟我说过我皮肤很光滑像女人一样。而且,我姐我和妈长的都很白,现在老妈也快年近半百了,肯定不复当年了,但是风韵犹存,皱纹也比一般这年龄段的女人少很多,我经常看到我妈拿鸡蛋清敷脸,不知道是不是这缘故,因为我妈很少化妆,我连口红都很少看她涂。

          所以我爸和我妈当时也算是郎才女貌,结婚第一年就生了我姐,中间我听我妈说她掉过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第二次流产的时候医生都说可能生不来了,所以我的降临某方面来说是比较幸运的,也因为这个,我家里人都比较宠我,这里我得说说我姐,我姐是很疼我的,这毋庸置疑,但从某方面来说她可能也有点恨我,我能感觉的出来,原因我想大家也能猜得出来,重男轻女这个东西在中国屡见不鲜,当然现在我能感觉到这种事少很多了,像我这样的90后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男女平等,所以我本人并没有轻视女性的想法,相反我很尊重女性,特别是年长的,这里你们可能会说我虚伪,都跟老妈睡了还尊重。额,我也不狡辩,做这种事人伦上是恶心,但是我真的没有因此而不尊重我妈,我很少跟她顶嘴,她说的我也都认真听,只是对母亲的那种欲望真不知为何常常让我控制不住我自己,这方面还请让我一一道来。

          啊,废话一大堆,狼友们要是觉得闷我先道歉,但是我刚才也说了,我写这个主要是想找个地方释放一下。而且,只是写一些露骨的肉戏相信大家也都看厌了,一点不刺激,所以希望大家能理解我的话痨。

          刚才说到我爸和我妈的甜蜜期,啥是甜蜜期,嘿,你要问你就是小白处,我爸这人吧,外面看起来不算很壮实的人,但是他身体精力真的是强,外面闯荡时别人都这么说;而我妈,那时20多,风华月貌,身段娇柔,两个人干柴烈火,房事那是很平凡的,当然这都是在我爸堕落之前,坐牢出来以后就很少了,你问我咋知道,听我给你说:我妈嫁给我爸的时候,他们住在爷爷奶奶旁边,我小时候的家布局是三户一体,三户之间都是通的,两层楼,我家二楼就两个房间,一间一开始只是用来放东西,到了后来生了我姐,再生了我,也就是差不多我姐上小学的时候,那间房间就给我姐睡了,而我一直到小学三年级都和我妈谁一起,因为那时候我爸已经很少回来了,经常在外面鬼混。到了后来我们就没人住在这里了,而我可以说是悲惨的童年也从那时开始,当然这是后面的事,先不提,先说说我为啥我爸和我妈的房事。嘿嘿,大家小时候不知道有没有经历过,也就是看到父母做爱,我们那俗话那个字打不出来,硬要说的就叫xie屄吧,额,那字也不是很好打拼音,就叫挟屄吧,挟这字我后面也经常要用,大家就读成操逼也没事。

          我都快忘了那是几岁的事了,反正那时候还很小,啥也不懂的,就是一个夏天的晚上。我这人睡相是很差的,睡着时经常乱动,小孩子人矮,我有时候起来经常整个人都在枕头上,脸靠着床板,这睡相可以吧,一般我都谁在我爸妈中间,那样就很少乱动,那一天也是。具体记不清,好像是睡的比较早,所以半夜就被那破电风扇给吵醒了,我睁眼就看到床板,我就知道我又乱动了,刚想翻身回到正常姿势,我就听到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带着点呻吟和喘气声。

          其实那时候我对男女之事更本不懂,但是能猜到爸爸妈妈在做羞羞事,那时的我很好奇,于是就很轻的转了小半个身子,身体朝上,脸朝那边看了过去,于是下一刻我就见到了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的景象:我先看到的是一头黑发,散落在一个白皙的身子肩前,这个身子的头部贴着床铺,并且在有规律的耸动着,肤如凝脂的两只手搭在头前,两只手时不时的捏紧一下,我一瞬间没看明白怎么回事,然后我目光向后,看到的是一个光滑的后背,一只手在抚摸着这个白皙光滑的后背,这只手当然是我父亲的,我接着看到父亲跪在母亲身后,另外一只手摸着母亲的屁股,不停的揉捏。他的眼睛也盯着老妈的屁股看着这,所以也没看到我醒了。啊,那个前后摆动的,圆润滑嫩,雪白的屁股我一直难以遗忘。

          我爸他下半身不快,但是看起来很有力道的在挺动着,我感觉得到是因为床在微微的摇晃。两个人都没有察觉我已经醒了,而我也没有发出声音,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旁边的落地电风扇吱吱的响着,但我还是能听到母亲发出的声音,她的嘴应该是闭着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怕吵醒我,只是从喉咙里发出「嗯……嗯...」的声音,听着似乎在忍受着什么,那时因为我啥都不懂,所以还以为母亲是被父亲撞的难受,也不知道父亲是用什么在撞着母亲,还以为就是肚子撞屁股,这有什么意思呢?当时的我默默的想着。

          等我还没琢磨出这件事的意义,母亲突然用小臂支起了身体,我吓了一跳,因为我横躺在母亲前面,所以她一起来我就看不到父亲了,我赶紧闭上眼。一动不动。然后听到父亲问母亲是不是这样膝盖酸,要不要换个姿势,母亲说没事,让他快点,省的吵醒小鱼(我的名字,因为写写小说,我这里出现的名字都是编的,不会出现真名,小心使得万年船么)。父亲哦了一声,然后似乎加快了速度,我听到肚子撞屁股的声音变响了,母亲的那种嗯嗯声也渐渐的变得越来越尖,我很好奇,就偷偷摸摸慢慢的睁开一点眼睛,然后看到母亲头还是朝下的,并且刚好遮住了父亲,并且这一次我看到了更多,因为母亲整个上半身支起来了,两只手抵着床,所以我可以透过母亲瀑布似的头发的缝隙之间隐约的看到母亲的乳房,并且右边的乳头刚好被我看个清清楚楚,母亲的乳房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应该还蛮大的,当然那时候我小,看啥都大具体,但是平常母亲穿衣服胸部还是挺明显的,并且很坚挺,后来当我有机会仔细看的时候,发现母亲的乳房是那种挺立型的,我还特地去查过,其他还有碗型,圆锥形,球形,下倾型等等,大家可以去百度百度,我就不细说了。

          母亲的乳房虽然挺大,但是乳头挺小巧,只有纳豆大小,乳晕也就一个硬币大点,因为只能看到一部分,所以我很希望母亲的头发短点让我看得清楚,而这时候我很幸运,母亲的右手压到头发似乎让她有点痛,她就右手抓住右半边头发往背上一甩,于是乎右半边的乳房被我看了个清清楚楚,在从窗户渗进来的月光照耀下,母亲圆润丰满的乳房显得那么的白,甚至可以说是惨白,我这辈子再也没有见过那么美,那么白的事物了,而且当时离我是那么的近,我只要伸出我的左手就可以摸得到了。当时的我并没有什么淫邪的想法,因为不懂么,只是一种好奇的感觉,很想去摸摸,当我刚想伸出手的时候,从母亲的背上伸下来一只手抓住了母亲的乳房,让我一愣,当时就有一种想法: 「这是我的,别碰」。我都快叫出来了,但是确先被母亲徒然增高的声音打断了,原来父亲这时一只手抓着母亲的咪咪,另一只手从母亲的肩膀边摸住了母亲的下巴,整个人都贴到了母亲背上,脸在亲著母亲白皙后背,我只敢睁着很小的缝隙偷看,那个肚子装屁股的声音变得又快又响,母亲的叫声也从嗯嗯声变成了啊啊的声音。

          「啊.....啊芝.......啊」「嗯...啊...嗯...呜呜,不行了」最后伴随着父亲的一声低吼,啪啪声没有了,母亲也停止了叫唤,过了一会儿父亲向后趴了下去,我怕被看到就又闭起了眼睛,而母亲似乎整个人趴在了床上,然后我就听到父亲说给你擦擦吧,母亲只是嗯了一声,接着就听到父亲用纸在擦着什么的声音,我那时真的是很好奇父亲在用纸擦什么东西,我很想看但又不敢看,父亲擦完了什么以后似乎打了母亲哪里一下,啪的一声,母亲又哼了一声。

          我听到父亲说什么先去洗洗,叫母亲也擦擦汗,母亲没吭声,然后我就听到父亲下床开门出去了,我听着母亲似乎没动,就又睁开了眼,看到母亲的脑袋就靠在我左手旁边,我向后一看,就看到了母亲背后那隆起的臀部,形状姣好,白嫩,上面似乎还带着一丝细汗,两块隆起之间是一道沟谷,因为是晚上,看的有一点模糊,但是就像是两道山峰中间的峡道等着人去探索,母亲的大腿我不打看得到,就看了一小会,母亲爬了起来,我赶紧闭眼,接着就感觉到母亲的手摸了下我的脸,还捏了一下,然后把我抱了起来,拥在了怀中,这一动作我不知道对母亲是不是一种习惯,跟父亲做爱是不是经常这样我不知道,因为我只看到那一次父母做爱,但是后来母亲和我和好过后都会把我抱在怀里一会,那时我都会感觉到此刻的温暖。

          这时我能感受到母亲的手臂和肚皮,还能用手碰到母亲的乳房,感觉很柔软,但我不敢有动作,就这样安静的让母亲抱了我一会,然后母亲就把我慢慢的放回了床上,并且让我头靠着枕头,省的我还是刚才那个睡姿。母亲下了床,我又偷偷摸摸的睁开了一点点眼睛,真的只有一点点,我看到母亲站在床边,但是我只看到母亲的屁股,并没能看到母亲前面,我很想再看看母亲的乳房,但是没机会了,母亲跟快就走出了房间,那时我的睡意也又上来了,于是马上就又睡着了,这一段过程实际上没有多长,我基本上只是看到了父母做爱的最后阶段,也是唯一的一次,后来也有一些机会,但最多只是听听声音,直到到了后来一些事的发生,中间我很长时间都没能见到母亲的裸体。

          未完待续。。


[ 此貼被柴门闻犬吠在2017-08-25 13:36重新編輯 ]
大家还喜欢看的。。